地方频道: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陕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南湖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

 
男子就医去世院方称正常死亡 家属质疑多处外伤
发布时间:2013-04-18编辑:wz010稿源:重庆晨报
 

\
51岁的龙兵 巴南区中医院,死者弟弟向记者介绍情况。 重庆晨报记者 王海 摄

哥哥胃部不适住院,身体上的外伤又是从何而来

哥哥去世后,医院就上述细节为何没有一一告知

夜半三更,病房在三楼的哥哥为何会倒在负一楼

4月15日凌晨,家住巴南区鱼洞干湾村的龙兵,在巴南区中医院去世。

当天,家属将其遗体拉回家、准备操办后事时,却听说龙兵的死因并非医院告知的“正常死亡”,很有可能是意外坠楼身亡……

这究竟是咋回事?

亲友来电并非正常死亡

51岁的龙兵,家住巴南区云篆山脚下的干湾村4组19号。因患有酒精肝、脂肪肝,经常胃部不适,4月13日,他在妻子廖国玉的陪同下,到巴南区中医院检查,并住进了内一科46号病床,由妻儿轮流陪护。

儿子龙世伟陪到15日凌晨1点,看到父亲正常入睡,便驾车离开医院。没想到,4小时后,廖国玉接到医院电话,说龙兵因抢救无效正常死亡。

“我临走时,他还好好的。”龙世伟回忆说,当母亲把这个噩耗转告他时,他简直无法相信。凌晨5点过,母子俩赶到医院后发现,龙兵躺在属于他的46号病床上,医生一再强调“系正常死亡”。

龙兵的亲友当天早上陆续赶到巴南区中医院。他们将龙兵遗体拉回家里,按照当地传统习俗悼念死者,并决定次日火化安葬。然而,晚上7点50分,有亲友带来消息说,龙兵并非因病正常死亡。

可疑外伤身上多处外伤

龙兵的胞弟龙跃说,亲友们听这么一说才回忆起,给死者更换寿衣时,发现他身上有多处外伤:手臂有明显伤口,头上有血包,脚也出现近似骨折的情况。

由于对龙兵的死因存疑,亲友们再次找到巴南区中医院。院方出具由丁莉签名的死亡记录,对龙兵的死亡诊断是:1、心源性猝死,2、戒断综合征,3、酒精性肝病,4、慢性胃炎。

死亡记录中还有这么一段:“4月15日凌晨3:35在医院负一楼食堂附近发现患者,查见患者呼之不应,全身皮肤湿冷,双侧瞳孔散大约0.5cm,对光反射消失,双肺未闻及呼吸音,心音未闻及。立即送至病房,心电监护显示血压不能测出,考虑患者呼吸、心跳停止,遂立即组织抢救,于4:40抢救无效,宣布临床死亡。”

这段关于病情演变、抢救经过的记录引起龙跃的注意,他与其他亲友们颇为诧异:夜半三更,龙兵怎么会离开位于三楼的病房,而出现在负一楼。更为关键的是,这一重要细节,医院方面一开始并没主动告知死者家属。

监控录像消失在3楼病房

在派出所的帮助下,龙跃调看了那天夜里的监控录像。医院方面只给他提供了2-3分钟的片段,画面显示,15日凌晨2:24左右,龙兵从自己的病房溜达出来,沿着走廊走了10多米,在其他几个病房晃了一眼后,最后开门进入与自己病房斜对着的12床-14床的病房内。

龙跃说,虽然他没有看完所有监控,但据给他调看监控的人员介绍,龙兵进入另外那间病房后,就再没出来,直到3:35被人在负一楼找到。

内一科14床的钟永书证实了这一说法。他说那晚他拉肚子,凌晨2点过进入病房自带的卫生间后,透过未关严实的门缝,看见一个人,两步就跨进来了。10分钟后,他解完手出来,在病房里却没有发现这个人。

从位于三楼12-14床的病房消失,到出现在其窗外正下方的负一楼食堂附近,龙兵确有可能是坠楼。巴南区中医院昨天下午在接受重庆晨报记者采访时,也并不排除龙兵坠楼的可能性。

医院说法曾通知家属陪伴

巴南区中医院医务科陈主任还向记者介绍说,最近一两年,患者龙兵在他们医院有过就诊和住院记录,诊断为上消化道出血,酒精肝、戒断综合征等。这种戒断综合征存在间歇性的震颤、幻听症状,因此一开始就建议家属24小时陪伴。但她坦言,14日当天患者没有出现这种症状。

根据记录,15日夜里1点护士接班时,看见患者在病房休息,但是没有家属陪伴。1点半电话通知家属前来时,遭到家属拒绝。1:45护士巡视病房时,发现患者还在病床上;2点半左右看到患者在走廊上走,把他扶回病房;3点过再次巡视病房没看见患者时,护士通知医院行政值班和保安,同时报警。

据当值医护人员回忆,3:35在负一楼发现患者时,由于所处位置在住院楼楼体外侧,当时外面很暗,但没看出有外伤,只是呼叫不应,才将患者拉回病房进行抢救。陈主任还表示,院方死亡记录上,只是基于医学方面的记录,真实死因应以警方出具的为准。

死者家属院方有意欺瞒

廖国玉承认,的确接到过医院打来的电话。“但当时医院并没有跟我说发现他不在病房的事,我才没过来。”

龙跃说,当医生发现病人异常,且明知家属不在的情况下没有积极做好安全防护措施,放任事件的发生,是不可能没有任何责任的。“除了未做好安全防护措施之外,如果刻意欺瞒坠楼细节和死亡原因,更是对死者和死者家属的不尊重。”

昨天,双方并未就赔偿达成一致,龙跃告诉记者,此前家庭会议商量过,他们并不是为了钱———无论赔多少,除基本丧葬开销以外将全部捐给村里做公益。“我们要的是尊重,是对生命无尚崇高的敬畏。”(卢雨)

更多
 
相关新闻
 
 
法学专家   案例点评
 
热点新闻更多>>
 
司法楷模更多>>
 
龙头企业更多>>
 
星级事务所更多>>
友情链接更多>>
公安部 国家税务总局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律信息网 法律教育网 中国法院网 正义网 中国政府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添加收藏|设为首页|人员查询|招聘英才
Copyright © 2012 fj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检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03720-1号 京广电许可证号:(京)字第02419号 京网文[2013]0462-095号